婉约词中话愁绪——宋词婉约派的研究

(发布人:  点击量:21082)

研究性学习专题:宋词婉约派的研究
研究课题:婉约词中话愁绪
研究课题组组长:2007级高二许怡岚(高二6班)
研究课题组成员:林琳(高二6班)、李熠婷(高二6班)、刘观(高二17)
研究课题组指导老师:李向红、李喜平
 
引语:
吟一阙宋词,半帘残月,于秋菊幽韵中浓愁婉转。
一垄花痕,在凤凰台上吹紫箫的宋韵里芬芳。
占一首愁词,两横秋水,在烟雨楼台中缠绕徘徊。
水袖飘动,在小楼吹彻玉生寒的绵风里翩跹。
 
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唯美宋词中蓄满多少欲说还休的愁怨?
黛娥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有多少婉约词人心事放逐于字字珠玑?
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我们于婉约宋词中所见,那些破踊为蝶的挣扎,剖腹藏珠的艰难被诉之愁情,隽永千年。
 
丁香结里,幽思满枝。断鸿声里,云月弄碧。
愁是婉约宋词中一个永恒的主题。君且看,李清照之似水愁情,晏殊之幽微闲愁和柳永之多情悲愁,无不于婉约辞藻中结满绕指愁肠。
 
课题总起:
愁绪是人的一种心灵感受,是一种十分复杂的心理活动,有时后究竟为什么而愁,就连作者自己也说不清楚。
宋词可以说是“一代之文学”的标志,就全部词史而言,宋词的创作无疑已臻顶巅,名家辈出,佳作如林,流派纷呈,风格各异。其中宋词婉约词派又以其对愁绪的细腻刻画深入人心。在婉约词中有很多写愁的名篇名句,且都因具有高深的艺术价值而流传千古,这些发自于词人内心的呐喊赋予了婉约愁绪以深厚的内涵,而文辞苦和内蕴美的结合,又使得词本身具备了很高的美学价值,达到了一个极高的艺术境界。
两宋之交的李清照被尊为婉约宗主,她的愁词构思新颖,意趣高雅,不是一般男性作家代言体怨词所能相比的。以其女性身份和特殊经历写词,塑造了前所未有的个性鲜明的女性形象,从而扩大了传统婉约词的愁情深度和思想内涵。她的作品和愁字分不开,从开始的情愁,到家破人亡的家愁,再到江山沦陷的国愁。真可谓万古愁心。
晏殊是承接北宋词前期与中期的关键人物。他笔调闲婉,理致深蕴,词语雅丽,为当时词坛耆宿,在北宋文坛上享有很高的地位。由于一生显贵,词中所表达的思想既不是伤春女子的幽愁,又不是羁旅思乡游子的离愁,更不是感时悯乱的深愁,而是富贵者叹息时光易逝,盛筵不再,美景难留的淡淡闲愁。
北宋一大词家柳永,是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柳永最擅长写离情别恨,儿女情长的婉约词,他扩大了词境,佳作极多,许多篇章用凄切的曲调唱出了盛世中部分落魄文人的痛苦与愁情,真实感人。他的词风真率明朗,语言自然流畅,有鲜明的个性特色。
李清照是才女,晏殊是士人,柳七是浪子,他们又分别代表两宋之交以及北宋前、中期婉约词的时代背景。因此,本课题选取以上三个宋代婉约词派中具有很大代表性且各具特色的词人,试图从这些婉约派大家的词作中寻觅婉约愁绪的真谛,从而探究宋词婉约派中的愁情美。
 
内容摘要:
一、柔肠一寸愁千缕——李清照之似水愁情
关键词:伤春惜花、相思哀怨、国破家亡,流离凄苦
 
二、满腹闲愁谁与说——晏殊之幽微闲愁
关键词:感伤时序迁移、惜别伤感,相思怀人、世事伤感
 
三、怄断愁肠为伊人——柳永之多情悲愁
关键词:浓情悲秋离情相思,分别怀人、羁旅行役
 
 
 
 
 
 
 
 
 
 
 
 
 
 
 
 
 
 
 
 
 
 
 
 
 
 
 
 
 
 
 
 
 
 
 
正文内容:
一、柔肠一寸愁千缕——李清照之似水愁情
关键词:伤春惜花相思哀怨国破家亡,流离凄苦
 
1、咏花吟愁自相怜---伤春惜花之愁
    李清照出身名门,常处深闺之中,这对于性格活泼开朗而又情感细腻的她来说多少会有点压抑与苦闷。李清照情感细腻,对大自然有着敏感的悟性,热爱并向往大自然。但是回到现实生活她常处深闺,怎能不生愁呢?
    李清照极爱赏花,她的词中写过梅花、菊花、桂花、海棠、杏花,如“宠柳娇花”,“梅心惊破”,“柳眼梅腮”,“玉骨冰肌”,“绿肥红瘦”等等。李清照常由花及己,抒发幽愁,比如:
    红酥肯放琼苞碎,探着南枝开遍未?不知酝藉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闲损阑干愁不倚。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玉楼春》)
    词人从赏梅到忧梅,进而联想到自身,“红酥”、“琼苞”、这些词语具有生动、曼妙之态,而“憔悴”、“闲损阑干”、“愁不倚”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词人的愁并非低俗、乏味、无聊的愁,而是她因爱梅,继而惜梅,最后与梅相融一体,感悟生命,叹忧人世。这种愁情体现了李清照的高雅品行和不凡个性,“幽”的深刻、“怨”的脱俗,给人以美的享受。
 
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清露洗、苹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怨王孙》)
这首《怨王孙》中,词人对大自然有着不同凡俗的情趣和热爱。然而四季更替,万物都有繁荣衰败的规律。李清照无法干扰春去秋来的脚步,于是伤春惜花之愁便由此而出。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
  这一词借宿酒醒后询问花事的描写,曲折委婉地表达了词人的惜花伤春之情,语言清新,词义隽永,令人玩味不已。词人对落花给予极大的关注,在一定的程度上包含着以之自况的成分。
 
2、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相思哀怨之愁
李清照和赵明诚婚后志趣相投,感情甚好。不久,赵明诚出仕,夫妻两人聚少离多。这种与丈夫离别的日子也带给词人绵绵不断的愁情。
此阶段李清照词的“愁”更多的是表现其对丈夫的相思之愁,如: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一剪梅》)
词人以景衬愁,更显她愁之难以排解。“一处相思,两处闲愁”的相思苦也由此而呼之欲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生动传神地把这相思离愁“无计可消除”体现出来。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醉花阴》)
这是一首重阳怀人词。“又”字可看出词人佳节之时思念丈夫之愁尤深。一个“凉”字不仅写天气的凉,更映衬出词人心境的凄凉与孤单。李清照善于借景衬愁,“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用秋天盛期的菊花与自己形容相比,词人显得憔悴消瘦,映衬出这“相思之愁”把词人折磨得憔悴不堪。
 
 3、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国破家亡,流离凄苦之愁
 “靖康之变”后,北宋灭亡。靖康三年,她的丈夫赵明诚病故,接着又有对词人“玉壶颂金”的诬陷,更有对词人“失节改嫁”的恶毒中伤,珍藏的古玩字画也丧失殆尽,一连串的变故使词人的词风一转而为哀愁凄凉,由前期的离别向之愁转变而为对国破家亡的悲痛之愁。所以李清照在南渡后期的词作主要是表现她晚年的凄凉身世之感和寂寞愁苦之情,这愁是情愁,家愁,还有国愁,层层叠加,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武陵春》)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可见词人心头的愁苦是何其地沉重。黄昏时分,没有心情梳妆打扮,暮春正惜纯感伤,听说“双溪春尚好”便想泛舟轻游以排心中的愁苦,可“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此妙喻赋予愁绪以重量,极致地显示愁苦之沉重。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
 “寻寻觅觅”写出了词人希望有什么来寄托自己的寂寞空虚,可是“冷冷清清”就道出了寻觅的希望落空了,而“凄凄惨惨戚戚”就把愁惨凄厉的气氛全盘道出,同时也把一个阊阎剺妇的悲惨凄苦深刻地描画出来。“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词人独坐无聊,更显内心苦闷之状,“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至此,我们不得不为她前后境况的落差之大叹息,被其晚年无夫无子的飘零凄苦之愁而感染。
 
李清照的愁词淋漓尽致地体现了婉约派的特点。她愁和泪是烫手的,通彻心扉,深入骨髓,也标志着她是清醒的。不管是前期词中的伤春惜花之愁,离别相思之愁,还是后期浓厚的家国之愁,都是独创性的,不流于封建社会那种庸俗的艳情词中的闺怨之愁,而是雅致、深切的。她善于从书面语言和日常口语里提炼出生动晓畅的语言;善于运用白描和铺叙手法,构成浑然一体的境界。
李清照是恪守诗言志,歌永言古训的。她在词中所歌唱的主要是一种情绪,而在诗中直抒的才是自己的胸怀、志向、好恶。因为她的词名太甚,所以人们大多只看到她愁绪满怀的一面。我们如果参读她的诗文,就能更好地理解她的词背后所蕴含的苦闷、挣扎和追求,就知道她到底愁为哪般了。读李清照的婉约愁词,如泣如诉,如血如泪的愁便凝然纸上,力透纸面。
 
    参考资料:
    《李清照词愁绪浅析》华中师大2003级中文专业教育硕士 方胜芳
    《全宋词鉴赏辞典(第六卷)》[M]北京 中国妇女出版社出版 贺新辉
    《论李清照词的悲剧意识》[J]淮海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刘宝侠
    《唐宋名家词导读》[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 彭玉平
《浅析李清照情牵一生的愁》[J]黑龙江教育学院学报 第20卷2期韩 仪
《而今识尽愁滋味”——论李清照词中的愁情》[J]无锡职业技术学院报 第6卷第3期钱惠梅
二、满腹闲愁谁与说——晏殊之幽微闲愁
关键词:感伤时序迁移惜别伤感,相思怀人世事伤感
 
1、一场愁梦酒醒时——时序迁移之愁
晏殊一个注重个人情感的人,这为他的细腻和敏感提供了丰富的内在源泉,也是形成他词风中愁绪的一个主观因素。而相对的客观因素则是他虽身居高位,却有着对人生的无奈和失望。但他这种俯视群臣的地位又让他有一种恬淡的气度,把本是人间苦闷的愁思化为一种事不关己的闲愁。比如他对时序迁移的感伤,最有名的应该就是那首《浣溪沙》: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浣溪沙》)
整首词看起来是说时光的流逝,人的心态。但细看其中,似乎都隐喻了他对于朝廷内人员变迁的看透,而这种看透恰恰变成一种在理学上无法通融的愁绪流露在词中。正如赵尊岳在《〈珠玉词〉选评》中所说:“晏无所不足于身世,其所以寄不足之情于词者,惟时光之易过与离别之难堪耳,此首泛述时光,却能回肠荡气。”内心的细腻和身居高位的感慨恰是他产生时光之易过和离别之难堪的原因,而理学的压抑则促使这种愁情以词的方式宣泄。
 
另一首,同样是他的名篇《踏莎行》,也表达了类似的情感:
小径红稀,芳郊绿野,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踏莎行》)
这首写暮春的闲愁的词似乎更能让人联想到政治——那种对于很多事情的无奈和感慨。清黄苏认为“首三句言花稀而叶盛,喻君子少而小人多也。‘东风’二句,小人如扬花之轻薄,易动摇君心也”过于吹毛求疵,显然不合词人本意。但是,政治确是产生是词中愁绪的原因。“斜阳却照深深院”体现了作者当时的小心谨慎的心态和自我封锁的状态,可以说,晏殊的这类词中的孤独寂寞的轻愁,正是这种精神状态下的不自觉流露。
 
2、无情不似多情苦——惜别伤感,相思怀人之愁
晏殊严峻性格下的重情理却带有一种惜亲朋,怜同僚的人生态度,当他看到自己的朋友一个个离开的时候,介于思想的压抑,又不能流露,他只好求助于他的词作为发泄的途径。这种词在晏词中的比例很大,而且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临江仙》是一首比较能反映出他的心态的词
资善堂中三十载,旧人多是凋零。与君相见最伤情。一尊如旧,聊且话平生。
此别要知须强饮,雪残风细长亭。待君归觐九重城。帝宸思旧,朝夕缝皇明。
(《临江仙》)
这首词有些朴实,并不符合晏殊的珠玉风格,但是此中流露的款款深情,突显这首沉郁之作的力度。晏殊晚年曾被罢相外放,遇见了旧时的朋友,不禁感慨万千,流露出的深厚情谊,其实也是作者本人敏锐的外化,此时的他已经久历人世沧桑,伤感中透出了温和的祝愿。
 
《玉楼春》是另一首怀人相思的词,比起上面一首的沉郁,这一首要轻快,敏锐的多。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情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玉楼春》)
这首抒情小词通过爽快决绝的情语打动人心,有思致,有感染力,却又可以清雅含蓄,感人至深。明朝李攀龙说:“春景春情,句句逼真,当压倒白玉楼矣。”可以说晏殊这种对朋友和情人的真挚感情,这种细腻的心思,才造就了他的闲情词中的淡淡愁绪,因为只有这样细腻真实动人,才会对生活的起伏变化又深刻地反映,才可以把这种变化体现出来。
 
3、往事旧欢时节动——世事伤感之愁
晏殊闲愁词的第三种是对世事伤感的麻木,主张及时行乐。这类词被认为带有很重的颓废主义色彩,但这恰恰是晏殊词中愁绪的最直白的解释。在经历了对时光的感慨和对友人与爱人的怀念后,晏殊的及时行乐实际是一种对现实生活的对抗,而非放弃。因此他的行乐往往是带有了极重的愁绪,换言之,真正快乐的人又怎么会劝谏行乐,只有苦闷的人才会把这个当成麻痹自己的借口。比如:
帘旌浪卷金泥凤,宿醉醒来长瞢松。海棠开后晓寒轻,柳絮飞时春睡重。
美酒一杯谁与共,往事旧欢时节动。不如怜取眼前人,免更劳魂谏役梦。(《木兰花》)
这首词中的“不如怜取眼前人”一句,也出现在了另一首很著名的《浣沙溪》中:
一向光年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宴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浣沙溪》)
叶嘉莹先生对于这两首词有着精妙的见解,她认为“它所给予读者的,除去情感上的感动外,另外还有着一种足以触发人思致的启迪,这种启迪和触发,便正是大晏的情中有思的特色之所在。”
其他的诸如“劝君看取名利场,古今梦茫茫”(《喜迁莺》),“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木兰花》)写出了对于客观事物的变化无常和反复的情感挣扎,充满了时光不复,物是人非的伤感和纵情风月,及时为欢的情绪的矛盾。这种矛盾复杂的心理,是作者一生境遇和表面繁荣实际已经虚弱的时代趋势的折光反映。在这类词里面,愁绪表达得最为隐秘,同时是理学的束缚最严厉的反抗。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词虽然在艺术成就上不及前两类细腻,却是前两类词孕育出的晏殊特有的雍容抗争精神的最强音。
 
总结起来,晏殊词的愁绪原因有三,理学束缚下细腻的内心和身居高位所形成的对世事的看透,对于身份的质疑以及长期以来对自身位置不稳定的忧虑。纵观晏殊生平,遭会两朝,少年早达,历遍华要,跻登两府,倾权当时。而仁宗年间又国家昌盛,内外平安。他似乎并无愁苦的理由,但他的《珠玉词》有三分之一是关于闲愁,感世怀伤和对人生充满无奈,及时行乐的消极内容。因此历代评论界颇多微词,认为晏殊思想浅薄,无病呻吟,词中愁苦多为“政治上的无所作为和精神上的空虚”。其实不然,透过晏殊的生平文字,我们其实可以看出他一生的快乐只是一种表面的现象,在他的心中始终有一些无法倾诉的痛苦,正是这些隐痛成为了他词中愁绪的根源,才使他的词中有了如此之多的闲愁。
 
参考资料:
《〈珠玉词〉选评》 赵尊岳
《浅析晏殊词中的愁绪的原因》文学网
 
 
 
 
 
 
 
 
 
三、怄断愁肠为伊人——柳永之多情悲愁
关键词:浓情悲秋离情相思,分别怀人羁旅行役
 
1、蒹苇萧萧风淅淅——浓情悲秋之愁
悲秋类词的艺术高度其度其实正支撑了柳永作为词人的成就。有深沉的情感潜流是柳永悲秋词获得高度艺术成就的原因所在。比如这首《归朝欢》,就基本上综合了柳永悲秋词的各种美学意象,在得失上颇有典型性:
   别岸扁三两只,蒹苇萧萧风淅淅。沙汀宿雁破烟飞,溪桥残月和霜白。渐渐分曙色,路遥川远多行役,往来人,只轮双浆,尽是利名客。
一望乡关烟水隔,转觉归心生翼。悉去恨雨牵萦,新春残腊相催逼。华都瞬息,浪萍风梗诚何益。归去来,玉楼深处,有个人相忆。(《归朝欢》)
    此词大章法上的安排,是典型的“屯田家法”,上阙写景,下阙抒情,铺叙细腻,转换自然。前四句便营造出来一个萧瑟的深秋景象。此四句虽是写景,但是,从其遣词上却可以感受到词人黯然的心情。“残月和霜白”,不仅写出了深秋的萧瑟,更烘托出了诗人心灵世界的凄凉。
 
    将秋景与愁情巧妙结合的还例如:
  鹜落霜洲,雁横烟渚,分明画出秋色。暮雨乍歇,小楫夜泊,宿苇村山驿。何人月下临风处,起声羌笛。离愁万绪,闲岸草、切切蛩吟似织。
  为忆芳容别后,水遥山远,何计凭鳞翼。想绣阁深沉,争知憔悴损,天涯行客。楚峡云归,高归人散,寂寞狂踪迹。望京国。空目断、远峰凝碧。(《倾杯》)
这首词的描绘了秋暮,芦苇丛生的小洲,水鸟落下,雁群横列,好一派深秋江景。行舟靠岸,客子住进了村驿站,心境悲凉可知。是夜偏闻芦笛,是关山月?是落梅风?平添几分羁怨。笛声过后,再来一阵唧唧蛩吟,客子更无法睡了。词在秋声上做文章,大有助于抒情。
 
2、未知何处是潇汀——羁旅行役之愁
羁旅行役”也可概括为“宦游的忧愁”,柳永四十八岁中进士后,不便年近半百,坎坷常历,而且又为了仕途不得不四处奔波,于是便有了“宦游之愁”从而写出了许多好的作品来。如: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蘋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汀!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玉蝴蝶》)
此词写羁旅行役中对朋友的思念之情,"望处"二字统摄全篇。一起写雨收云断,暮色苍茫景象,自然逗起宋玉悲秋的联想。面对肃杀摇落的秋景,词人剪取其中最典型的"水风"、"蘋花"、"月露"、"梧叶",而用"轻"、"老"、"冷"、"黄"四字加以形容,便见得秋光满纸。"遣情伤"三字转到怀念故人之思。
 
又如《满江红》也很好地道出了失意文人的普遍心理:
暮雨初收,长川静,征帆夜落。临岛屿,蓼烟疏淡,苇风萧索。几许渔人飞短艇,尽载灯火归村落。遣行客,当此念回程,伤漂泊。
桐江好,烟漠漠。波似染,山如削。绕严陵滩畔,鹭飞鱼跃。游宦区区成底事,平生况有云泉约。归去来,一曲仲宣吟,从军乐。(《浣沙溪》)
这首词上阕明确点出了"伤漂泊"的感情基调,下阕明确点出"伤漂泊"的具体内容是"游宦"。而"游宦区区成底事,平生况有云泉 约"云云又和苏拭"底事区区,苦要为官去,尊酒不空田百亩,归来分取闲中趣"(《蝶恋花》)同调,都是士大夫的典型心态。
 
3、为伊消得人憔悴——离情相思、分别怀人之愁
大抵最为脍炙人口的柳永的相思怀人词,而柳词中的儿女情长,思念伊人的愁情也是其中最主要的内容,柳永很擅长情景交融,将离别相思的真情实感表达得缠绵悱恻,凄婉动人,这类词中也不乏流传千古的名句: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蝶恋花》)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油然而生。“伫倚危楼风细细”暗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 “春愁”从遥远的天际生出,力避庸常,试图化无形为有形,变抽象为具象,增加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开阖动荡,颇具波澜。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甘愿为思念伊人而日渐消瘦与憔悴。“终不悔”表现了主人公的坚毅性格与执着的态度,词境也因此得以升华。
 
柳词中往往是多种愁情交织在一起的,例如《雨霖铃》这首抒写离情别绪的千古名篇,柳词和有宋一代婉约词的杰出代表,就包含了悲秋之愁、离情相思之苦以及羁旅的愁情: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雨霖铃》)
词的上片写临别时的情景,下片主要写别后情景。全词起伏跌宕,声情双绘。词人通过景物的描写,氛围的渲染,融情入景,暗寓别意。词人善于把传统的情景交融的手法运用到慢词中,把离情别绪的感受,通过具有画面性的境界表现出来,意与境会,构成一种诗意美的境界,绘读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全词虽为直写,但叙事清楚,写景工致,以具体鲜明而又能触动离愁的自然风景画面来渲染主题,状难状之景,达难达之情,而出之以自然。末尾二句画龙点睛,为全词生色,为脍灸人口的千古名句。
柳七是浪子,他不属于宫廷。他为人放荡不羁,终身潦倒。死时靠妓女捐钱安葬。他在红尘人世里经历的那些空间、时间与人生多艰的巧妙融合拓宽了词作的表现力,使之寄托遥深,底蕴厚密。尤其是他所描写的羁旅穷愁,如《雨霖铃》、《八声甘州》,以严肃的态度,唱出不忍的离别,难收的归思,极富感染力。他的词与他的愁在细腻笔触下缠绕,唯美动人。柳永的愁,既包涵了对自己际遇和人生的许多无可奈何,也有对艺妓佳人的无限同情,他将这写愁情融会贯通成一体,不愧为婉约词派的杰出代表。

    参考资料:
    《介存斋论词杂著》周济(见《词话丛编1631页》
  《词集考》饶宗颐 中华书局1992年
  《柳耆卿词综论》,见《词学》第五辑 村上哲见
  《两宋文学史》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 程千帆、吴新雷
  《柳永事迹新证》(《唐宋词研究论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唐圭璋
  《碧鸡漫志》卷(见《词话丛编》84页)王灼
  《唐宋词名家论搞》 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 叶嘉莹
  《艺概》(见《词话丛编》3689页)刘熙载
 
 
课题总结:
    五千年华夏文明,孕育了五千年特色本土文化的积淀。在这个过程中,盛世词兴,有很多词作大家在婉约词中写愁的名篇名句都别具一格、自成高调、流传千古,而这无疑是词人苦难人生和坎坷生命状态的真实写照,正因为他们遭遇坎坷,命运多舛,仕途不顺,生活历经不幸,所以才会有满腔仇恨和满腹苦水需要倾吐和宣泄,于是便凝成了各种各样的愁绪,并借助于高超的艺术手段和沉重的文辞将它表达了出来,因此,这些名篇名句,都因愁绪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而达到了一个极高的美学境界。
从这些婉约大家的词作中,我们看到了愁绪满天下,都是同命人的无奈,更看到一个个落魄灵魂和受伤心灵的孤独和挣扎,然而,他们的这些词作却使婉约词达到了一个又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使婉约词境界扩大,美学价值增高。的确,也正是因为这多舛的命运,正因为这发自内心的真实体验、这恨满乾坤的愁绪造就了婉约词,赋予了它无与伦比的神韵。其承传几千年的婉约文化深意除寄居愁意之外,其内蕴将是众多的,深远的,无限的。

Copyright 2010 Fujian Xiamenyizhon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福建省厦门第一中学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813号 闽ICP备09008475号

地址: 厦门市文园路75号(高中部)、厦门市文园路93号(初中部)  邮编:361003 电话:0592-2021908 传真:0592-2026091 邮箱:fjsxmyz@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