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外网->校史长廊->校史采风

城工部省立厦门中学党组织活动情况

(发布人:  点击量:18451)

 

城工部省立厦门中学党组织活动情况

郭世英(海水)  执笔

文章来源:《风雨征程——城工部厦门地下党的史料与回忆》 

中共厦门市委党史研究室编   海峡文艺出版社  1999.9

 

    一、城工部省中党支部建立以前,进步活动的开展和进步思想传播(1946年秋~1948年秋)

省立厦门中学的前身是省立第十三中学(前身是玉屏书院),19385月厦门沦陷时停办,19468月由校长崔钟英接管复办,复称省立厦门中学。接管之前,校舍被国民党宪兵队占用,复办之后,还有宪兵两个连驻在校内(占据校舍的一半)。

1946年秋,学校招收高中一个班(即高四组,是续抗战前省立厦门中学的班级顺序编组),同时招收初中一年级。

随崔校长来校的有进步老师,如语文教师陈启贤(现名陈方、地下党员)、数学教师林祖岳(地下党员),也有担任教导主任的中统教务辜泗水等。

1947年上半年,国民党、三青团合并,学生自治会由三青团骨干分子组成,辜泗水在幕后操纵,指使他们监视陈、林两位老师。

陈启贤、林祖岳对学生进行了政治启蒙;曾参加厦门青年战时服务团的诗人童雨林(童晴岚,语文教师),也帮助同学认识国民党的反动面目,认识共产党代表劳动人民。1946年北京的“沈崇事件”在学校引起了很大反响,同学们联系到美国兵在厦门也是欺压老百姓、侮辱妇女,对美帝国主义产生了反感。1947年,国民党杀害浙江大学学生于子三,更激起学生的愤怒。在全国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浪潮中,进步同学开始办《拓荒》墙报,揭露国民党政府打内战、欺内媚外、不顾人民死活的罪恶。

1947年暑假,陈、林两位老师被迫离开,崔钟英也同时离校;苏克惠接任校长,陈洵阳任教务主任,辜泗水任训育主任。

国民党宪兵连驻在校内,不但影响教学,其头目对《拓荒》墙报也经常“审视”,引起进步师生的愤慨。同学们认识到:不赶走宪兵,进步活动会受到干扰。1947年秋,全校掀起“驱赶宪兵,收回校舍”的活动,学生罢课,到伪市府静坐请愿,最后迫使反动当局同意分期撤出宪兵。

19485月,省中部分进步同学推举傅泮锋等两人到厦大开会,商讨组织“反美抗日”大游行问题。傅回校后,先在寄宿生中酝酿,然后分头发动各班同学参加,连夜糊小纸旗。“五·二八”这一天,省中参加的同学近300人,占全校学生的3/5。他们和厦大、侨师、英华、双十、大同、市中学校学生,组成2000多人的队伍,举行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沿途散发传单,在马路上刷大标语,向群众发表街头演说,谴责美帝扶植日本军国主义的阴谋,揭露国民党媚外亲帝、与人民为敌的反动本质。同学们在这次行动中受到深刻的教育。学校当局对这次游行持反对态度,学生自治会也只有一个副主席参加,游行之后,同学们对校方的压制态度和学生自治会奉“旨”行事的表现很不满意,纷纷抨击学生自治会不能代表学生意志,不能领导学生活动,是学校当局的御用工具;并在墙报上指责御用学生会,宣传学生自治会必须进行民主选举

继“五·二八”游行之后,英华中学学生自治会副主席游永铭(城工部党员)来省中找傅泮锋商量筹组剧社事宜。游与傅是在“五·二八”学运前后结识的,傅即介绍游与魏献忠接头、联合发动组织《方生剧社》(“方生”是取“方生未死之间”的含义)。英华、省中、大同共有50多位同学参加,推选英华中学游永铭为社长,省立中学郑晓初为副社长。暑假期间,剧社在中山公园通俗教育社演出郭沫若的名剧《孔雀胆》,女主角由省中学生郑孝湘扮演。演出3天,社会影响很好,《江声报》还发表报道和评论。

在这期间,游永铭经常提供一些进步书籍和报刊给傅泮锋、黄顺水阅读,在进步同学中传播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上述进步活动的开展和马列主义的传播,为省中党组织的建立准备了思想条件。

    二、城工部省中党支部的建立和活动(19489~19494月)

1948年“五·二八”反美扶日运动以后,城工部英华中学党支部游永铭、周文汉,分别加强对傅泮锋(陈方)、黄顺水(黄星)的联系,经过培养教育,于7月间先后吸收他们参加党的组织,由林华单线联系。8月,魏献忠(魏平)、王佐才、沈秋江(周禾)相继入党,这时,省中城工部党员已有5人,上级派许文辛接替林华前来领导。

9月初,在百家村光荣路18号魏献忠家,正式成立城工部省立厦门中学党支部,傅泮锋任支部书记,黄顺水、魏献忠为支部委员。会上,许文辛传达城工部厦门市委91日通过的《为深入联系群众,完成巩党练干的任务而斗争》的决议。根据“九一”决议提出的“积极隐蔽,广泛深入联系群众”的工作总方针,支部着重讨论如何利用合法斗争形式,把学生自治会从三青团骨干分子中夺取过来,为广泛联系同学、开展群众工作、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党的组织创造有利的条件。

会后,党支部立即发动改选学生自治会,经过各班代表决定用民主投票办法,竞选产生学生自治会理事,并组织“傅泮锋”竞选团,通过党员和进步同学到各个班级进行宣传,要求同学们投傅泮锋的票。当时,校方低估进步同学的影响,只指定许某参加竞选。结果,傅泮锋得到多数同学的拥护,当选为学生自治会主席。郑光星、黄协荣、梅鑑清、郑晓初、齐孟昆等进步学生参加学生自治会理事会。

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傅泮锋搬出学生宿舍,租住靖山路100号,作为党支部活动据点。支委也进行分工:魏献忠组织“咱们唱”歌咏队,黄顺水筹办“学生阅览室”,并逐步开展其他进步活动。

(一)   组织“咱们唱”歌咏队

魏献忠接受任务以后,和部分同学去厦大向“海音”歌咏队学习唱歌和指挥,回校后组织了歌咏队,自己刻印歌本,先后教唱《大家来唱歌》、《山那边哟好地方》、《你是灯塔》、《跌倒算什么》、《古怪歌》和《茶馆小调》等革命歌曲。歌咏队得到赵松熙、邱品玉老师的支持,他们亲自来歌咏队教唱。

10月间,歌咏队到厦大参加各校学生联欢会,学习《康定情歌》和少数民族舞蹈。

歌咏队的活动逐步开展,队员由开始成立时的五六十人增加到100多人,校园里响起振奋精神的革命歌声,歌声团结了同学,激发大家勇敢向前进。党支部通过歌咏队活动,发现一批积极分子,加强对他们的培养教育。

(二)   创办“学生阅览室”

9月底,黄顺水组织部分同学筹办学生阅览室,交郭海水(郭世英)负责主持。阅览室先后筹集进步书刊1000多本,报刊近10种,于10月间开放。在筹建过程中,发动同学献款、献书,如傅泮锋捐献港币200元,黄顺水捐献港币180元,肖增辉从他三叔处捐得二三十本书籍,其中有《呐喊》、《两地书》、《华盖集》、《野草》和《铁流》等;阅览室又分别向香港新民主出版社邮购一批书籍,其中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毁灭》、《李有才板话》、《王贵与李香香》、《白毛女》、《革命人生观讲话》、《唯物辩证法》等;向上海三联书店邮购《大众哲学》、《两千年间》、《闻一多的道路》、《子夜》、《被开垦的处女地》、《经历》(邹韬奋著)等。三联书店对阅览室极为关心,来信表示我们“要什么书”,由他们“代选代购”,并提醒我们“不要赤膊上阵,要韧性战斗”。

阅览室日常轮流值班的管理人员20多名,有党员,也有进步同学、每天课间及星期天均开放。为了避开敌人的视线,《革命人生观讲话》、《两千年间》、《白毛女》等借给进步同学,一般书籍则公开陈列。为了迷惑敌人,报架上还放了国民党的《中央日报》和泉州出版的安那其主义报纸《大众报》。

党支部又充分利用阅览室这块宣传教育阵地,开辟剪报专栏,选剪一般报刊和被禁报刊的文章混在一起贴出,其中有时事、评论、政治小品等,如国民党报道王耀武殉职,港报报道王耀武被活捉,我们把两种对立的消息同时剪贴,以此来揭穿国民党的欺骗宣传。我们还利用国民党的假民主,用黑板(有时用大白纸)画出香港《大公报》、《文汇报》发表的战场形势地图,用红笔标出解放区,用红箭头表示解放军的攻势,插小红旗标明解放军占领的城镇,帮助同学了解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

阅览室成为传播真理、教育群众的阵地,许多同学在这里受到深刻的教育,从阅览室读书走上革命的道路。

(三)为了促使学生活动和社会活动相结合,引导同学和工人相结合,党支部决定由学生自治会出面举办民众夜校

10月间,傅泮锋、黄顺水、谢少华(林文)、肖增辉,特地到侨师的夜校取经;11月,夜校校长商请张才赓出任。因张参加青年会,无政治色彩,读书成绩优异,为人公正,在学生中有威信,校长苏克惠很器重他。由他出任,可以减少办学阻力,容易借到课室和办公室。教务主任由谢少华担任,聘请20多位同学(党员、进步同学)为义务教师。民众夜校得到进步教师苏珍辉等的支持。

夜校组织同学深入火柴厂、电池厂、纺织厂等工厂和附近街道,动员200多位工人和失学青少年免费入学,并发动同学捐献学习用品(如用剩的铅笔、橡皮和旧练习本)分给学员。夜校分扫盲、初小、高小共6个班级,设国语、算术(包括珠算)两科,扫盲班和初小班的教材自编自印,高小班的教材,利用省中库存的旧识字课本增删。我们在上课前经常教唱革命歌曲,上课时则利用机会传播革命思想,揭露国民党统治下的黑暗的社会,分析通货膨胀、民众生活困苦的原因,说明国民党必败的道理,很受学员欢迎。据了解,有的学员在解放前夕参加纠察队护厂,有的学员解放后成为街道、工厂的骨干。

夜校的活动惊动了国民党反动派,从而接连发生流氓在路上恫吓、作弄女学员和女教师,以至窜入校内破坏夜校教学秩序的事件。对此,党支部迅速团结同学予以回击,并组织男同学护校,接送来校的教师和学员,有些平时表现一般的同学都站在夜校一边,配合打击流氓,使夜校能够顺利地办下去。有一次,夜校举行“民意测验”,题目是:“谁是你最尊敬的人?为什么?”一位学员回答:“黄顺水,因为他敢打击流氓。”

学校部分三青团分子,因“刚毅团”竞选失败,怀恨在心,竭力反对夜校。19493月初,他们借故与夜校校长张才赓辩论、争吵,×××甚至动手打了张才赓。把张的眼镜打破,鼻子打出血。党支部决定发动高四组(毕业班)同学罢课,要求学校开除×××。罢课持续到4月中旬,学校不得不假意公开将×××宣布退学而暗中转到集美中学。

(四)组织“冶铁学社”,出版《冶铁》和《厦中学生》

194811月,党支部派刘海根(刘扬)发起组织“冶铁学社”,参加的有高中、初中同学60多人,学社成立理事会,刘海根被推选为社长,阮金元、甘伍琴(甘硕)、苏孝智、苏孝慈等7位同学为理事。“冶铁学社”为学术研究组织,其宗旨是“揭露黑暗,歌颂光明,宣传进步,培育人才”。学社经常组织同学阅读进步书刊,举行时事讨论会,并出版《冶铁》刊物,刘海根为主编,阮金元、苏孝慈等为编委,苏孝智管财务,经费由社员捐献,损献较多的有苏苏智、刘海根、阮金元、甘伍琴等同学。从学社成立到19495月,《冶铁》共出版5期。第一期铅印200多本,由刘海根联系进步印刷工人曾某,利用业余时间排版,只收工本费。刊头“冶铁”二字,请书法家虞愚书后木刻。因铅印费用很大,目标也大,从第2期起,改为社员自己刻蜡纸油印。

《冶铁》主要内容有短评、杂文、诗歌、读书心得,如《哀叹“重庆号”!》《弱肉强食》《“了”之歌》《恐怖之城》《民主墙褪色了》等等。

“冶铁学社”为了扩大宣传,还定期出版《冶铁》墙报。《冶铁》刊物和《冶铁》墙报很受同学欢迎,在同学中影响较大。

党支部还通过进步同学分别以各班名义出版墙报,学生自治会也主办《厦中学生》,着重介绍童雨林老师的长诗《狼》。《狼》以农民黄五被抓绑、被狼噬的悲惨故事,暴露更大的恶狼——蒋家王朝的狰狞嘴脸。

(五)为了解决学生活动的经费,党支部决定由学生自治会出面开办学生消费合作社

1948年秋,发动同学集资筹建,由郑光星、颜期章、丁国隆经办。合作社卖糕点、糖果等食品和学用品,还向影院包场,组织同学观看苏联影片《宝石花》和国产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

(六)组织学生罢课,支持教师罢教

学生的进步活动得到地下党员赵家鼎、赵松熙、邱品玉等老师和进步教师苏珍辉、许辉、童雨林等的支持:有的传播毛泽东思想,对学生进行政治启蒙;有的租借空房给党支部做据点,掩护地下党活动;有的支持学生自治会、歌咏队、阅览室、夜校、“冶铁学社”的工作……

19481222日,学校教职员因尚未领到11月份薪金,生活无法维持,发表“总请假3天外出告贷”的宣言,揭露国民党政府“内战扩大”、“特殊阶级穷奢极欲”、造成“人民饥饿颠沛流离”、“教育油尽灯枯”的罪恶。党支部立即通过学生自治会,组织同学罢课3天,支持老师罢教。师生的联合行动,迫使国民党政府立即发放薪金,满足教师的要求。19491月初,学生自治会还特地组织各班联合演出,庆祝师生罢教、罢课的胜利。

19489月至12月,党支部紧紧掌握学生自治会这一合法组织,开展学生活动,并在活动中发现和培养一批积极分子,给他们阅读上级组织发下的毛主席著作等“禁书”和党报党刊。根据省委提出的“把发展组织和群众斗争联系起来”的方针,党支部重视组织建设,党的队伍逐步扩大,到年底,党员已从5人增加到13人。党支部重视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相结合,组织党员学习市委规定的4个专题:

第一,学习毛泽东同学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要求认识伟大的历史转折,在新形势下面克服软弱无能思想,放手开展学生运动。

第二,学习毛泽东同志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要求认识中国的社会性质和中国革命的对象、任务、动力和前途,懂得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必须真心实意地在工人阶级先锋队的领导下,参加革命斗争,进行思想改造。

第三,学习毛泽东同志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要求解决革命立场问题,认识知识分子必须站在农民运动这一边,为人民服务,与农民结合。学习这一专题,是为下乡参加游击战争做好思想准备。

第四,学习陈云同志的《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和毛泽东同志《论联合政府》最后部分:“党的工作作风”。

支委以上干部还在上级领导下进行整风,主要学习毛泽东同志《在晋绥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共宣传部《重印<“左派”幼稚病>第二章前言》和艾思奇的《反对经验主义》,目的是增强党性,反对经验主义和无政府无纪律状态。

通过学习和整风,党员不仅认识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思想也更纯洁,从而保证省中党组织的巩固和继续发展。

1949年一二月间,党的队伍又进一步扩大,党员增加到23人。这些党员都是经过党的严格考察与教育,按照上级规定的严格手续逐个吸收入党的。党支部还联系一批积极分子,作为教育培养对象。这时,黄顺水转学到英华中学,支部委员会作了调整,支部书记仍由傅泮锋担任,支部委员为谢少华、魏献忠、郭海水。3月间,崔碧作为市委和省中支部的联络员,也参加支委会当委员。

2月初,学生自治会换届改选。学校当局意识到掌握学生自治会的重要,指派骆某、连某组成“刚毅团”,人马多数是三青团分子。他们在“刚毅”两字下面画个大拳头,表露出要武力竞选的凶相。党支部总结上届学生自治会的经验,指出争夺学生自治会的领导权,是是民主与反民主、革命势力与反动势力的一次搏斗,对这个阵地必须“寸土不让”,决定组成“骆驼团”参加竞选。我们在“驼驼”图像上面写了“任重道远”四个字,还编了一首《大家都来拥护骆驼团》的歌曲。双方竞选活动相当激烈。

为了保证“骆驼团”取得绝对优势,党支部决定由肖增辉、阮金元、黄丽乾(黄刚)、蔡琼珍等组成“真理团”,由李炎黄等参加“公仆团”,团结多数低年级同学支持“骆驼团”,并由黄顺水、郭海水出面说服许某放弃竞选,以减少“刚毅团”在高年级同学中的票数。竞选结果“骆驼团”取得胜利。党支部考虑傅泮锋在上届学生自治会中色彩较红,需换下来隐蔽,决定推举郑光星、施温柔为学生自治会正副主席,学生自治会所属社团组织,得以继续存在和继续活动。

19492月到4月,党支部把23位党员编为5个小组,每星期至少进行一次组织活动,主要是学习上述4个专题,研究党的工作,有时则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重要活动据点有共和路22号,靖山路22号、100号,妙释寺路两个点——现为东门路6号和52号。

三、城工部省中党支部成员停止组织活动以后的情况(19494月以后)

194944日,许文辛向省中支委会宣布42日市委紧急会议的决定:

第一,由于城工部地下党被错误地打为“反对组织”,工作出现复杂、困难的局面,市委从党的全局利益出发,决定“从1949410日起停止一切组织活动”。

第二,党员尽可能通过兄弟组织的关系去游击区;也可以回家暂时隐蔽,或留校继续读书,待解放后解决党籍问题。

支委会经过讨论,决定立即分头进行传达,同时派傅泮锋同郑光星联系,尽量争取去闽西游击区。党支部全体党员服从市委的决定,对革命事业没有动摇,镇定地、有秩序地撤退,组织没有受到破坏和损失。23位党员中有13人到游击区,2人到解放区,2人去香港,5人回家,1人留校。

4月中旬,傅泮锋、谢少华、沈秋江、李炎黄、丁国隆等回诏安县,丁国隆留诏安,其余4人转粤赣游击区。

420日和54日,魏献忠、郭海水、肖增辉为一批;刘海根、阮金元、甘伍琴、黄丽乾为一批,先后进入安溪游击区。解放前夕,魏献忠参加解放安溪县城的战斗,黄丽乾、阮金元参加解放漳平县城的战斗。接着,魏献忠、郭海水、刘海根、肖增辉、甘伍琴分别担任民工大队长、教导员、指导员。带队支援前线参加解放厦门的战斗。

郑晓初在城工部停止活动前,经组织决定回家乡永定。

施温柔回家乡晋江。

王佐才参加闽中党领导的泉州游击队。

王其扬、黄长荣留厦,以后王其扬转入闽中领导的泉州游击区。

黄世雄、李柏龄5月间去香港。黄世雄于10月间参加福建文化服务团经粤东回厦门。李柏龄于1950年直接回到厦门。

崔碧、颜其章同市委领导成员一道,经香港转平津解放区。颜其章进华北人民大学;崔碧经中央组织局介绍到华东局,编入福建省“南下纵队”,随军南下回到厦门。

陈井木、蔡明标回海澄隐蔽。

厦门解放后,郭海水、刘海根、肖增辉、甘伍琴、郑晓初被保送到华东军政大学福建分校学习,毕业后分配在部队。郭海水、郑晓初还参加抗美援朝。

黄长荣、王其扬、黄世雄、蔡明标、郭海水分别进入同济大学、厦门大学、浙江医学院、华东政法学院、唐山铁道学院学习,毕业后在各地及部队工作。

陈井木在中学任教。

颜其章在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后到空军航校工作。

19542月,省委着手复查城工部问题,到19551月,终于弄清问题的真相,肯定城工部是党的组织。经过党中央批准,于1956613日为城工部这一错案彻底平反。城工部省中学党支部23名党员,经过历史的严峻考验,至19851月,已全部回到党的怀抱。除沈秋江含冤逝世、谢少华病休、郑晓初离休外,其余同志都在不同岗位上继续为党的事业奋斗。

 

这篇史料由傅泮锋、魏献忠、郭海水、崔碧、阮金元、刘海根、肖增辉7位同志座谈回忆,郭海水、肖增辉整理;1985110日至14日,厦门一中、五中联合召开省中、市中地下党史座谈会,经到会的原省中党支部19位同志讨论,作了补充修改,由郭海水执笔完成第四稿。本文曾摘载于《厦门党史通讯》1987年第2

 

 

 

 

 

Copyright 2010 Fujian Xiamenyizhong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福建省厦门第一中学

闽公网安备 35020302000813号 闽ICP备09008475号

地址: 厦门市文园路75号(高中部)、厦门市文园路93号(初中部)  邮编:361003 电话:0592-2021908 传真:0592-2026091 邮箱:fjsxmyz@126.com